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希望之星突遭截肢坚持踢球 七年报废27根不锈钢拐杖 只为足球梦!

2022-09-07 18:57:09 3938

摘要:●12岁即将留法进行专业训练前查出恶性骨肉瘤●为了活下去,足球希望之星被迫选择截肢●不忘初心,拄拐踢球七年报废27副不锈钢拐杖●踢球受伤,在断肢基础上又遭遇两次截肢经常在深圳参与业余足球活动的朋友一定对这样的画面不会感到陌生:一个只有一条右...

●12岁即将留法进行专业训练前查出恶性骨肉瘤

●为了活下去,足球希望之星被迫选择截肢

●不忘初心,拄拐踢球七年报废27副不锈钢拐杖

●踢球受伤,在断肢基础上又遭遇两次截肢

经常在深圳参与业余足球活动的朋友一定对这样的画面不会感到陌生:一个只有一条右腿的残疾青年,拄着两根拐杖,驰骋在健全人的业余足球比赛中。靠着两根拐杖支撑,他飞奔、变向、带球、射门,甚至还能做出腾空争抢头球的动作……有球友拍下这位名叫何忆义的残疾青年拄拐踢球的视频,并发到网上,让无数人为之感慨。上周日,五人制粤超联赛还特地邀请何忆义在比赛中场休息时登场献技,进行独腿射门表演,让满满的正能量在赛场内外传播。

但很少有人知道,何忆义在12岁因恶性骨肉瘤截肢前,是中超深圳队的梯队球员,他的队友中就有后来加盟了广州恒大的陈泽鹏、林志铿。截肢虽然毁掉了何忆义成为职业球员的希望,但却并未让他自暴自弃,他靠着两根拐杖,继续追逐着自己的足球梦。七年来,为了踢球他拄断了27副不锈钢拐杖,并因为受伤的缘故在原有的断肢基础上又被截肢两次……在深圳与成都商报记者面对面时,何忆义希望用他的事迹带动更多的残疾人勇敢地走出封闭的世界,向健全人证明:我们不比你们差,哪怕只有一条腿,我们也要踢球!

2008年前,何忆义是位足球希望之星

何忆义12岁之前的人生都算得上顺风顺水。1996年出生于汕尾捷胜镇公兴村的何忆义从小好动,在两个哥哥带动下,痴迷上了足球这项运动。10岁那年,何忆义就在当地小有名气,加入了汕尾足球名校海丰县仁荣中学的足球队,代表汕尾去参加过青少年足球比赛,随后又被中超俱乐部深圳健力宝吸纳进入梯队,当时一同去参加深圳梯队选拔的,只有何忆义等三个人入围而已。

如果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发展下去,何忆义的前途应该是一片光明的,他当时的身体素质、速度、技术在深圳健力宝梯队中都比较拔尖,和他一起踢球长大的同乡好兄弟林志铿、深圳梯队时的队友陈泽鹏后来都先后加盟了广州恒大,吃上了人人羡慕的职业足球这碗饭,陈泽鹏更是因为今年的U23新政,成为恒大联赛中首发的正印左后卫。而当年的何忆义和他们相比,天赋、能力都在伯仲之间。

何忆义的命运,在12岁那年拐了个弯

2008年是已经改名为深圳香雪上清饮的深足动荡的开始,赛季前球队一度面临解散的危局,最终被深圳足协托管才保留了参加中超的资格。不过这对在梯队中训练的何忆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反而在那年获得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当时有法国球探到深圳梯队观摩训练,不久后教练告诉何忆义,法国球探看中了他,希望带他去法国接受专业训练。“家里人也接到了教练打来的祝贺电话,都很高兴,然后通知我回趟汕尾办理出国的护照。但我那时候太小了,完全不知道要送我去法国哪家俱乐部接受训练,只知道是件机会难得的好事情。”多年之后,何忆义在对成都商报记者回忆那段往事时说。

一场坝坝球,受伤后发现恶性骨肉瘤

就在办护照期间,命运之神残酷的一笑,让何忆义的人生就此改变。

回到汕尾,何忆义和昔日的球友们约在一起踢了一场“坝坝球”,结果比赛中摔了一跤,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摔到了左腿,以往遇到这种情况都可以继续踢的,很正常,但那次就踢不了了,很痛。”回到家后左腿依然痛得不行,家里人送何忆义到医院去拍了个片,结果说是左小腿有个骨肉瘤,“有鸡蛋那么大了,在左小腿神经这个部位,当时医生说已经是恶性肿瘤了!”

何忆义说,以前从未感觉过左小腿有什么不适,没有想到突然就变成了恶性肿瘤,从前途一片光明的准留洋球员到可能会被截肢,何忆义一家都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下手足无措……截肢肯定不是何家的第一选择,即便不是为了能继续踢球,也没有父母愿意让12岁的儿子变成残疾人。“医生说,不截肢只治疗的话,保住左脚的希望是五十对五十,我们就采取了通过药物和化疗的方式来进行治疗,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但经过大半年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主要是每天都会剧痛,到最后我已经受不了了,主动提出来,截肢吧。”很难想象,一个12岁的孩子做出截肢的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而家里人在考量再三后也同意了,何忆义的主治医师则如释重负:“早就该截了,不然癌细胞扩散,命都保不住了。”成都商报记者狠着心询问何忆义,当时有没有想过截肢后就再也不能踢球了,何忆义说:“肯定有想过,但每天看着家人的那种煎熬,还是觉得留条命对他们更好吧。”

截肢后,坚强乐观的他加入残联田径队

2009年初,何忆义截掉了自己的左小腿,整个春节他都在广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部度过的。2009年7月,何忆义出院。因为化疗和截肢,原本身体素质非常好的他瘦成了皮包骨头,头发也掉光了。但这时的何忆义表现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强和乐观,“出院后,我伤口都还没有好完,就拄着拐杖跟着朋友出去玩。”

运动员出生的何忆义在家里面是坐不住的,游泳、爬山……这是他在截肢手术后最早接触的运动项目,公兴村的广场、空地上也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何忆义做着力所能及的锻炼,来慢慢帮助身体的恢复,也锻炼了自己的单腿脚力和灵活性。2012年6月,何忆义被广东省残联田径队选上,以T42级跳远为主项,100米和200米为副项进行专业训练。不过一个还没有出过成绩的残疾人运动员,按照惯例是暂时不会配备昂贵的运动假肢,何忆义硬是靠装着生活假肢的“双腿”,在全国残疾人田径锦标赛上开始崭露头角,2013年他就拿到了全国残疾人(25岁以下)田径锦标赛男子T42级跳远和一百米的两个亚军。

2015年9月,何忆义代表广东队参加了全国第九届残运会,获得男子T42级跳远冠军、100米亚军和200米季军。

为了踢球,七年报废了27副不锈钢拐杖

尽管在田径场上打出了一片天地,但何忆义始终放不下心中的那个足球梦,其实这也是支撑他在田径场上坚守的一个动力。何忆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其实在加入残联田径队之前,就有过拄着拐杖踢球的经历,但刚开始完全不适应。”现在经常和何忆义一起踢球的一位深圳球友则表示:“拄着两根拐杖踢球,看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太难。”他在成都商报记者面前比划出双手拄拐的动作,“有次踢球时我和阿义说,让我试一下,结果踢了几分钟就受不了了,手臂酸痛得很,这对上肢的力量要求太高了!”

“拄拐踢球,你的速度就来源于你手部的力量。”何忆义说,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出身,并且在残联田径队接受过四年多专业训练的何忆义倒是可以轻松驾驭自己的两根拐杖,让自己在球场上驰骋。不过,为了和健全人一起踢球,何忆义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现在手上的这幅不锈钢拐杖,如果正常使用的话可以用两三年。我大概是从2010年开始尝试拄着拐杖踢球吧,七年下来已经报废了27副拐杖,大部分都是因为踢球弄断的,直接就从承力点这个位置断掉了。”

在球场上不锈钢拐杖啪的一下断掉,不但对何忆义自己,对场上的队友和对手也是一种潜在的危险,“我也知道这一点。”何忆义说,“不过我现在对每副拐杖寿命还有多长,这场比赛中会不会断掉都大致上会有一个比较准确的预判了,所以基本上能做到提前预防。”

受伤,两度截肢让他难以驾驭运动假肢

除了把不锈钢拐杖变成了易耗品外,何忆义还因为继续追逐足球梦想承受了肉体上的痛苦。他的一位球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般对手刚看到阿义时,都会让着他,不会贴身紧盯他,以免把他撞倒。但踢了一会儿发现,这小伙虽然少一条腿,但一样能跑、能突、能射,不盯还不行。”

对手把何忆义当成健全人对待,固然是对他的一种尊重,但也增加了何忆义在比赛中摔倒、受伤的风险。他就因为两次在踢球时摔伤了截肢的部位,引起发炎,而被迫在原来断腿的基础上又截了两次肢,“切除肿瘤那次截肢后,我还有膝盖以上的半条腿。后来两次踢球受伤,又截了一次长的和一次短的,现在断口已经到了大腿这个位置了。”还有一次断腿受伤发炎后,医生在何忆义的左腿断口处挖掉了烂肉,然后往里面塞布,“是为了让肉重新长出来,那种痛真的是致命的。”回忆起那一幕时,何忆义脸部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着,显然那次经历让他心有余悸。

又截了两次肢,对何忆义最大的影响是很难再驾驭运动假肢了,“以前截肢后还有半条左腿,假肢可以戴得很好,但现在又截过两次后,断腿变短了,就不是很戴得牢了。一个是运动中假肢容易脱落,二是跑步时前面还好,但后面就不行了,因为断腿太短了,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支撑后面的比赛。”

想组建拐杖足球队,却难有志同道合者

没法戴好运动假肢的何忆义,也没有继续在残联田径队进行训练了。但不少被他身残志坚精神所感动的球友们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他此前就加盟了深圳一家从事体育发展的公司,一个多月前,一位深圳球友邀请他加入了自己的公司,从事市场推广的工作。

“其实当时有十个朋友邀请我到他们那里上班,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现在这家公司,因为它是从事比较前沿的基因检测的机构。如果在我小时候就有这种技术,很可能在骨肉瘤没有出现或变为恶性之前,就能检测出来,从而进行预防和尽早医治,那样的话也许我就不会被截肢,能继续自己的足球梦。所以我选择这份工作,也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现身说法,帮助到更多的人。”何忆义说。

除此之外,何忆义还有一个梦想,就是组建一支中国的拐杖足球队,参加世界性的拐杖足球比赛,现在日本有全国残疾人足球冠军联赛,土耳其、海地都有拄拐踢球的“截肢者足球俱乐部”,但在中国,何忆义还没有找到志同道合者,他遗憾地说:“很多残疾人都很自卑,我在残联训练时,很多残疾运动员平时都不愿意出门,他们觉得自己和健全人就是两个世界。我也找过其他人组建拐杖足球队,但都回答说都这样了,还踢什么球啊。”望着不远处的球场,21岁的何忆义幽幽地叹息:“也许,我是中国唯一一个拄着拐杖踢球的人吧。”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姜山 发自深圳

图片据受访者

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编辑|余孟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