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关了又开的台球房台费十年几乎没变房租翻了几倍

2023-01-05 02:33:44 950

摘要:“如何让比赛在第一站的基础上,变得更有秩序?”昨晚,风度桌球俱乐部的联合创始人雷雷又和合伙人讨论至深夜。几天前,“杭州市斯诺克六红球积分排名赛”第一站淘汰赛在杭州风度桌球俱乐部举办,吸引不少台球爱好者参加,圈内知名选手吴丹、司马军、陈俊豪等...

“如何让比赛在第一站的基础上,变得更有秩序?”昨晚,风度桌球俱乐部的联合创始人雷雷又和合伙人讨论至深夜。几天前,“杭州市斯诺克六红球积分排名赛”第一站淘汰赛在杭州风度桌球俱乐部举办,吸引不少台球爱好者参加,圈内知名选手吴丹、司马军、陈俊豪等也参与其中。

“办好一场赛,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台球,也为球房聚聚人气。”雷雷坦言,现在的台球房确实不如以前那么好做了。

对此,在行业经营十年有余的谢海平(业内人称“阿平”)也有同感。在阿平的回忆中,相比十年前的台球桌费,现在不但没有增加,甚至还因团购、充值优惠等活动变得更便宜。但是十年来的房租以及人工成本的不断提高,这让不少台球房几近“崩溃”。

回想过去几年,杭州台球行业确实经历不小的变化——“一杆清”“皇钻”等球房离开。在不少台球房退出的同时,却也有不少“后起之秀”进入这个行业。“海归”高滟就在一年内,在文一路开出了两家台球房。

当十年几乎没变的台费,遇上翻了几倍的房租,台球房该何去何从?

黄金时段开桌率近70% 仍有知名台球馆黯然退出

本报记者实地走访台球房,发现工作日的晚上,这些台球房的开桌率基本都能达到70%。

3月22日21:00,1号台球大象城店中,撞球声一阵接一阵。厅内共16桌,空了4台。靠近门口的桌台是两位穿着精致、略显成熟的男士,打球时的专注,到进球时情不自禁地发出喝彩。全场不乏这样投入其中的爱好者。

3月23日18:30,体育场路两边的居民楼里飘来饭香,省体育馆边上的至尊桌球俱乐部里,依然开了10台球桌,在随后的40分钟里,又再开了两桌。据至尊桌球的负责人阿平透露,每天下午的生意也不错。“到了晚上黄金时段,总共26个台,每天都能开到近20桌左右。”她说。

3月23日20:30,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国对阵韩国。POOL MAN台球俱乐部的电视机中正在转播这场比赛。在另一边,有8桌正在打球。“今天好多人都在看世界杯,平常每天平均能有10桌左右。”球房老板林佳銮说。

在记者走访的过程中,却也发现不少曾经“名声赫赫”的球房如今已人去楼空。大多数打过台球的人一定知道庆春路上的“一杆清”,3月25日15:00,记者循址来到庆春路87号,但发现电梯已经无法到达台球房所在的8—9楼。通过楼梯上至8楼发现,应急通道门上挂起了一把大锁。从稍微敞开的门缝中,可以看见其中桌台、沙发散落一地。

此外,按网络上查找的地址,也无法找到原本位于凤起路的“皇钻桌球概念会所”。原址位于双牛大厦的“皇家桌球会”,台球桌区域的面积也明显缩小。

十年几乎没变的台费 与翻了几倍的房租、人力成本互成矛盾

11年前,阿平从广东到上海,后在杭州落脚。2006年,她成为杭州至尊桌球俱乐部的经理,一手打理其中的生意运营。

2012年,由于之前的老板与房东意见相左,至尊桌球俱乐部也遇上了瓶颈。“我在台球行业已经待了将近10年,对球房、对会员,我真的舍不得!于是我咬咬牙自己把这边接手下来,继续经营。”阿平说。

在阿平的坚持下,至尊台球俱乐部于2012年年底再度开业,一直营业至今。在阿平的记忆中,十年前,台费约为40元/小时,而现在的台费也不过48元/小时。“现在还有团购价、会员优惠价,打折之后的价格甚至还低于以往。但是这十年来,房租成本和人力成本不知已经翻了多少倍。”

记者在杭州市政府网站上查询到,“2005年12月1日开始,杭州市区企业最低月工资标准调整为670元。”;“从2015年11月1日起,杭州市市区(不含富阳区)最低月工资标准调整为1860元。”十年来,最低工资标准翻了近3倍。换句话说,现在1个服务人员的薪水,十年前可以请3个服务人员。

不得不承认,当十年几乎未变的台费,遇上翻了几倍的房租和人力成本,台球房经营面临一大困局。对此,杭州风度桌球俱乐部的雷雷也深有感触,“店里一共25个台子,情况好的时候,满台也是常有的事。尽管如此,高额的房租以及人工成本还是会占营业额的近三分之二”。

行业也不断有“新面孔”进入 其中不乏佼佼者

十几年前,从事外贸工作的高滟因为工作移民至加拿大。“刚到加拿大,感觉一下子无法融入当地的圈子,感觉很孤单。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台球。通过台球一下子认识了很多朋友。”高滟告诉记者。

2013年,高滟回国,因为长时间没有联系,国内原来的朋友略显疏远。“我又背起球杆去台球房打球,通过打球,我又结识了国内现在这些朋友,当时还组队打比赛,一家家球馆挑战。”高滟说。

后来,高滟于2014买下了文一路物美楼上的一家球房,取名“1号台球”。“我并不是很满意那家台球房的环境,于是我开始筹划开家自己设计的俱乐部。”高滟说,半年后自己如愿开出1号台球大象店,装修风格和国外的球房比较接近。

2015年,打了十几年台球的雷雷也找人合伙在万泰城开出了“风度桌球俱乐部”。“我是台球爱好者,所以我选择在这一领域创业。当时,在设备和装修上,我们就投入了500多万,两年下来也积累了不少会员。”

有着多年台球论坛管理经验的林佳銮(业内人称“良民”)也在浙大紫金港校区附近开出了自己的台球房。

台球行业有人在走,却也不乏“新面孔”出现。在林佳銮看来,台球市场在起落之间或许能迎来意外的惊喜。“就拿现在很热的健身行业来说,进入这个市场就会发现其中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格局,大部分人最终并没有抓到所谓的风口而成为事实上的跟风者。倒不如在我所了解的相对低迷的台球行业中,去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做点创新出来,或许会有意外的发现。”他说。

赛事聚人气、多元业态经营 业内人士如何求变?

不得不说,社会的发展,新兴娱乐方式的产生,对台球也产生了影响。杭州市台协副秘书长施政回忆,“我们年轻时,娱乐方式不外乎是看场电影、打打台球等。现在智能手机那么发达,还有各种球馆、健身房等等,台球运动仿佛没有那时火热了。当时,我住在河东路附近,家附近就有几家台球房,现在,台球房逐渐走起高端路线,数量也不如以往多”。

POOL MAN的创始人林佳銮正是看到了这一问题,他想用多业态的经营方式切入台球市场。“我差不多从2009年开始在各大论坛上做台球版块的版主,那时,随便组织一个小比赛都会有很多人参与。台球可以说是70后、80后比较常规的娱乐社交方式,但进入互联网时代后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是有变化的。我们正是要去面对这种变化,保持这项运动魅力的同时加入一些新的东西,吸引更多年轻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目前我们是台球+桌游的模式,未来还会考虑加入一些酒吧的元素。”林佳銮说。

此外,赛事也是不少球房求变的切口。小到会员之间的对抗赛,大到“万元级”赛事。1号台球的两家分店,一年总共要办近30场赛事。“通过举办赛事,让会员在挑战对手过程中获得不同的打球体验;赛事还能成为球房经营者挖掘潜在客户的平台。”跨界进入台球行业的高滟有一套自己的经营之道,在她看来,赛事就是台球房经营中的“活水”。

杭州风度桌球俱乐部最近就承办了一场赛事。负责人雷雷表示:“赛后,不少参赛者和我分享参赛体会。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好,通过承办比赛增强了与参赛者之间的互动,同时也打响球房的知名度。”雷雷说。

“今年举办的赛事是一次试水,也想通过赛事掌握一定数据。之后想从赛事为切口去撬动转播、赞助等一系列的产业链。如果今年的比赛办得好,明年我们考虑承办更大规模的比赛。”雷雷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